下次看到我挖坑长篇,请毫、不、留、情、打、死、我。另外如果挺喜欢我删了的一些文的话,请扣扣我。私聊我扣。

【邦备】我家丫头平胸(假装是篇正经文)

“您好,欢迎光临。”销售员扬起笑,欢迎着刚进店的紫发男人。
刘邦粗略扫了一眼四周,走到销售员面前,温言道:“你们店都有些什么类型的衣服?”
销售员拿起一旁的衣服,“有适合萝莉的,也有适合御姐的……请问先生是给谁买的?”
刘邦抿唇,脑中不自觉浮现那人的音容笑貌,唇角微微上扬,“给我家‘丫头’的成人礼物。”
销售员整理完衣服,微笑着问道,“那先生女儿的尺寸是多少,我拿来给您看看款式。”
“咳,我家丫头胸比较平,拿个最小码的,60,90,萝莉款吧……”不知刘邦想到什么,使劲的憋着笑。
三分钟后,销售员拿来两件连衣裙,一件咖啡色的,一件基佬紫的,刘邦端详了半天,指着那件基佬紫的连衣裙,“这件包起来。”
……
第二天。
“玄德~给你的成人礼物~现在别拆,晚上我陪你拆~”刘邦笑眯眯的递过手中的礼物盒。
“噢,好的祖宗……”刘备默默收下礼物,放在桌上。
嗯,又是基佬紫的礼物盒。总觉得会有什么不详的事情……
成人礼上。
狄仁杰带着他家元芳,一言不发的站在刘备身旁,过了良久,缓缓开口道,“今天之前你还是可以说‘三年起步,最高死刑’的,现在……唉。保重。”
扁鹊跑过来,一脸严肃的地给他一样东西,“拿着,用完找我,保重。”
一个接一个的人塞给他各种东西,刘备表示一头雾水,他们说的话好奇怪。刘邦在一旁悄咪咪的吃着刘备豆腐,一群吃瓜群众表示小心肾虚。
晚上。
刘备的目光从一堆礼物上移到早上刘邦给他的礼物上,从桌上拿起,还没拆开,门便被人推开。
“小玄德拆礼物呢~”
“嗯。”
刘邦将门锁上,搂过刘备,眨眼道:“拆开看看~”
耳畔温热的呼吸似乎让空气也升温了不少,刘备别过脸,努力将注意力转移到礼物上而不是身后的人身上。
“……”
刘备调整着自己的呼吸,咬牙切齿地瞪着刘邦,“你这买给我的?!”
“嗯哼~是的呢。你看看多漂亮,来来来玄德把衣服脱了我给你换~”
“唔!别扒我衣服啊混蛋!”
“哼~叫祖宗。”
“……混蛋。唔、你快、快松手!”
“叫不叫?”
“哈啊……不、不叫!你再这样,我、我就叫狄仁杰了!”
“今天你的成人礼呢~不会再有‘三年起步,最高死刑’了呢。”
“……”
“叫祖宗就饶了你~”
“唔……祖、祖宗……”
“玄德真可爱~”
“那你怎么、怎么还不住手!”
“我没说我说话算话呀~”
“你——!”
“这两天就别出去了,我会让你起不来的~”
长夜漫漫,夏夜中夹杂的热潮给房中旖旎的风光更添几缕暧昧。
(新添)后来,刘邦穿基佬紫女装站在刘备门前敲门成了一个月的头条。

◎华丽又清新脱俗的脑洞
◎喜欢‘三年起步,最高死刑’这个梗
◎开头假装正经
◎吕云文的话总归一天会更相信我
◎满屏波浪有毒

评论(5)

热度(10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