沁香下午茶

单排小公举表示,三排就输

噗咳咳咳突然记起来手机里截图。

「特种兵题材/吕云」暂无题,想好修改〈1〉

清晨的阳光将夜间的清凉洗去不少,只有稀疏的蝉鸣从那唯一一株梧桐树上传来。河岸边,嫩绿的青草拥着一簇簇千屈菜*。紫红的花瓣微微开合,晶莹的露珠在阳光下熠熠生辉。
虚掩着的窗悄悄放进了风,轻快的掠过书架上排的整整齐齐的书。赵云早早起了身,拿了一本书坐在外面的长椅上,本想借书缓解自个儿烦闷的心情,怎想得仍是忍不住那点心思。叹口气将书掩了面上,修长的手指漫不经心的搭着书脊……
两年前,赵云的爷爷去世了。他唯一的亲人就这么离去了。那时的赵云大学刚毕业,听到这个消息,他什么也没说。只是回家处理好这一系列事情后,在自己房间呆了半天,众亲朋邻居担心他做什么傻事,想劝他出来。半晌,听得赵云说了一句:“麻烦各位了。我没事,只是想自己待一会儿。我知道该做什么。”言罢,紧锁的门打开了,赵云已然收拾好行李,向诸位致谢道别后,便离开这里去参军了。至于为什么参军,许是因为他们家从他爷爷这辈起就开始当兵的缘故。
打小赵云便是他爷爷带大的,跟着习武术,身体素质自然差不了。体检这一关自是轻轻松松便过去了。
新兵连。
约莫是一天训练结束后,一伙人都累的肩酸背痛的,更甚者像吕布跟李白一样的,回了宿舍就爬上自个儿床不愿动弹,装备都懒得卸。赵云是最后一个进宿舍的,转身关好了门,垂眸卸了身上的负重装备。伸指附上灯的开关,稍稍施力按了下去,本来敞亮的寝室顿时暗下来,只有细碎的月光透过窗溜进来。磁性的嗓音带着些许慵懒,在空旷的寝室里低低传开,“上铺的那两个,拾掇拾掇早些睡了。”
“哎哎哎。睡啥觉,有这时间倒不如看看电视消遣消遣啥的。”吕布侧身撑首望着剩下三个人,让人觉着有些开玩笑的意味。
李白闻言一挑眉,狭眸促狭笑意自唇角蔓开:“你说说哪儿整去。有的整我就看…”话音未落,吕布爬下铺,往自个儿鞋子里摸索一阵,丢给李白。
“噫!!卧槽你怎么放鞋子里的还丢给我??”李白惊的连退三四步险些从上铺摔下来,心有余悸地拍拍胸口:“你丢了个什么玩意,还,还从鞋子里掏出来的??”
“喏。你要的东西咯。找着开启键按一下就好了。”吕布耸耸肩,憋笑看着人。
李白颤颤巍巍的伸出裹着自个儿床单的手,一脸视死如归的拿起那个散发着“独特清香”的小装置。
吕布下铺的赵云被他们一通搅和,睡意也没了,蹙眉问道:“这种东西不是不允许带么。”
“嗨。你懂什么。就是不允许带才好玩。”吕布倒是满不在乎军纪,坏心眼的拍拍自个儿的床板,发出“砰砰——”的声音,叫赵云无法安然入眠,遂探头对赵云笑眯眯道:“兄dei,别这么死守军纪嘛。偶尔来点乐趣有何不……”
“砰——”宿舍门被一人踹开,他恶狠狠的瞪着这群不睡觉制造动静的。指着宿舍外操场,“你们宿舍,操场十圈!限时十分钟,跑完滚回来睡觉!”吕布不情不愿收拾好自个儿,小声嘟哝一句,“跟宿管大妈一样。”
赵云利落的整好床铺,整好衣服,跑步出门,止步低声对指导员说了一句,“指导员,我上铺的那个无视军纪携带电子产品。”
“东西呢?”
“李白那儿。”
指导员扭头一个眼神看向李白,李白一下认怂,对着指导员陈述事情的经过。
“全体加五十个俯卧撑,目标操场,跑步——走!”
李白心里就算再有怨气也不得不服从命令,跟着赵云去跑步了。
十五分钟后,四个人拖着酸痛乏力的双腿回了宿舍。赵云总是习惯最后一个走。皎白的月光透过窗洒落一地,轻轻阖上门。赵云的床榻一半披着莹白的月光,一半笼着黑暗,靠墙的一侧一团漆黑。
嗯…?许是我把行李放那儿了,新兵连还能出什么岔子不成。轻拍自己额角心中暗道自己想多了,解了自个儿外套便上榻了。
整个寝室静的只剩下呼吸声。
……方才还不觉得,现在倒是明显的很——赵云一个翻身压在身旁那人身上,扼住人的脖颈,眸中狠厉之色顿现,浑身绷紧死压住人不让人起身。这儿倒是个光照不到的地方,只听得到身下那人的喘息声,但看不见那人的模样。
“干嘛这么紧张。嘶——疼疼疼松手松手,你劲儿咋这么大。”还未等赵云开口质问,那人便倒吸口凉气,低声让他松手。
“……你怎么在我床上。照理说就算累的神志不清也该知道自己的床是上铺吧。”掩眸松手从人身上起来,倚墙环臂,阖眼浅眠,俨然不打算同他继续唠下去的模样。
吕布颇为无奈耸耸肩,“累。爬过一次了,不想再爬一次了,就借睡一晚。”
“…那你在下铺待着,我上去。记着早点起来别被指导员发现了。”正欲起身,还未等自个儿站稳,就被人又拽了回去。赵云咬牙切齿地扯开人的手,“你到底想干什么。不想睡觉咱上操场打一架?”
可真像……炸毛的小野猫。默默在自己心里给赵云安个标签,不理会人的话,径自搂着人腰倒在床上,“嘘。睡觉。晚安。”
与他浪费口舌显然没用,无奈也没吕布那个蛮力挣脱开,只得深吸口气阖眼入眠。
今晚注定是个……
睡的很香的晚上。

*千屈菜:花语孤独。
*论这才写了一点…第一次演习都没写到,我这心扎的哟。
*文笔渣,勉强着看。灵感来自《特种兵之利刃出鞘》。

p1-3我受到了来自一个声音好听的小哥哥跟他的好基友的一万点伤害。
p4队友把毒边往前摸的时候一棵树后面躲着三个,有两个之前也躲在这个树后面被那三个人打死了。然后,队友把这三个打死了,五个包。
p5-6论队友开摩托带我上天???关键我们上天入地,卡了天上还卡了地下,地下的没来得及截图,我不知道他卡还是我卡。贼鸡儿恐怖。

委屈巴拉的。圣诞贺文发不出来。

群宣占tag致歉。 欢迎加入农药婚介所,群号码:679149994。
开放匿名搞事情,单身白起白将军表示想找个陛下。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/头衔为阿亮痴汉的小凤雏/表示想说的看头衔。同样单身的小街霸也表示看不惯那群秀恩爱的我也要找。
什么cp都随意,开心就好。平日里偏水,具体详见公告。

ummmm今天刚钻四,炒鸡开心,顺便看了眼我貂蝉的排名ww

【瑜亮/亮瑜】假的文风(诈尸更新)

◎微香乔慎点!微量!
阳光洒在亭中的石桌上,周瑜轻抿一口茶,脸色不自然的看向池中,“婉儿……你的新扇子,挺好看的。”
小乔甜甜一笑,眨眨眼,“周瑜大人若觉得好看,婉儿也可赠与大人一把。”
心中微微一动,面上挂着微笑,“婉儿愿割爱,公瑾自然也是愿收的。”
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望向周瑜,掩嘴轻笑,“不知……周瑜大人要婉儿的扇子有何用途?”
果然……乔婉也不是无故给我扇子的……
“公瑾自小就喜欢收集各类扇子,为此才冒昧……”心里慌乱之下随口编了句,想着会不会太过牵强了。
小乔将扇子收好,放在桌面上,微微福身,“周瑜大人喜欢便拿去吧。婉儿先告退了。”
周瑜点头示意,目送着小乔的身影远去。
拿起桌上的扇子,打道回府。假山后迅速略过一抹蓝色身影。
周府。
“喂,婉妹的扇子要到没?”刚跨进门,周瑜就看见孙尚香大大咧咧的伸手要扇子,无奈叹了口气,把扇子递给孙尚香。
“果然还是你靠谱些,谢啦。嗯……乔妹的扇子都这么可爱!这么香!”话音刚落,孙尚香的身影便消失在原地。
周瑜揉了揉眉心,着实有些累了,回了卧房去休息。
嗯……?好像恍惚间看见门开了……不管了,睡觉要紧……
这一觉睡到黄昏,多躺了一会儿感觉清醒多了就起身下床,“嗯?这是谁的扇子?”
一把宝蓝色的羽扇好好的端放在茶桌上,暮光映在上面发出微微刺目的光。
这羽扇……多半是孔明的,怎么放在我这儿了,还是给他送过去吧。
“叩叩——”周瑜敲了两下门,“孔明在么?公瑾有事……”
话未说完,门吱呀一声开了。
“公瑾找孔明何事?”温润如玉的声音,嘴角一如既往的上扬。周瑜摇了两下手中的羽扇,“你的羽扇。”
诸葛亮笑意更深,“公瑾可是说,自小便喜欢收集扇子的,怎么,孔明的扇子,是不符公瑾的心意么?”
这句话惊得周瑜有些愣,“孔明是如何得知的……”
颇为小得意的一哼,“今天孔明帮自己算命算出来的。”
在周瑜发懵的眼神中凑近他,“帮自己……算喜欢的人喜欢什么。”
◎就这样吧,文风可能又变了,小小说明一下,如果是喜欢的人的话会唤字而并非唤全名。所以我的设定是周瑜和小乔仅仅是朋友。而香香是喜欢乔妹的。
◎吃瑜亮还是亮瑜随意,我是答应别人写的,自己不吃这对w

【信白】渣文笔段子 小甜饼

◎白龙吟韩信×千年之狐李白

“狐狸,你又喝酒了?”韩信一凑近李白就闻到一股酒香,无奈的捧着他因喝酒而有些泛红的脸,“别喝了,我们回家。”
想到晚上回去的场面,韩信一本正经地跟李白说:“以后不准喝酒了,收拾很麻烦的。”
两人在一起已经两年有余,矛盾自然也是有的,昨天两人还因为韩信不准李白喝酒吵了一架,现在……
“你能不能别老管着我?”不耐烦的甩开韩信的手,“很烦诶。”
韩信愣了一下,想到眼前的人已经喝醉了,满口胡言,不理会他说的,扶着人准备上车。
“松开。”声音微冷,李白将手抽出,环臂靠在一旁的树上,“最近我们矛盾那么多,就暂时不要见面了,都先冷静冷静。谁先找谁,谁就是小狗!”
韩信苦涩一笑,满目柔情不化,只是叹气道,“狐狸你想玩,就玩好了。”
夜风的凉,似乎入了心。
第二天。
“……”
“……”
“……我TM昨晚都说了些什么!”李白一脸崩溃的把自己蒙在被子里,“完了完了完了……他那么记仇会不会真的不来找我了……”
拿过一旁的手机,李白点开QQ,看着平时一直亮着的头像今天却意外的没有亮起,“完了他真的生气了……我要不要去找他先道歉?不行!昨天我都说了谁先找谁是小狗我去了就……不行不行我才不去!我就看看他什么时候来找我!”
12:00
“……”漫不经心的刷新着韩信的空间。
14:00
手指点开联系人,看了良久第一位“爱”,又关掉。
15:00
迅速穿好衣服,冲出家门,直奔韩信家。
“叮——”门铃声响起,韩信放下手中的书,起身去开门,还没看清,怀中便多了个人,“对不起我昨天不是故意的……”
韩信摸了摸李白柔软的头发,“你不是说,谁先找,谁是小狗么?”
李白抬头看着韩信,在韩信满眼笑意中吻上他的唇,“哼……狐狸是犬科动物不知道么?”

◎啊,感觉我高产似那个啥
◎我决定,这一星期暂时不更了,因为我一天发了两篇文有没有高产!

【嬴白】渣渣渣段子

嬴政批着手中的奏折,心思全然不在其上面,悄悄瞥一眼跪在一旁整理批阅完了的奏折的白起,“怪……”
一个字才刚出口,白起放下手中的奏折,低头道:“……陛下有什么吩咐。”
差一点脱口而出的阿政让白起有些后怕,我只是……只是兵器,怎么能这般唤他……他是尊贵的君主。
看了看白起,叹了口气,将手中的奏折扔掉,一把将白起拥入怀中,“我说,孤爱你。”

◎啊完了我写的什么,我剖析一下哈
就是嬴政一开始是想喊:怪物 的,虽然这个王者荣耀背景里面没提到,但是很多白嬴啊嬴白文里面都有,借用一下梗,然后白起还没等嬴政把话说完就随时待命,嬴政觉得:我的男人就是好,然后就表白,弥补一下。
怪 guai  孤爱 gu ai
哈哈哈哈超6的梗不给我点赞对不起我
◎看了一下王者荣耀背景,白起有一句话感觉特别心酸:有件小事,我从来没告诉过阿政。
是的,那件小事,王位本来是他的。
小事,在白起眼里,这是件小事,阿政喜欢就好。
看到没有多可爱的白起QAQ