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次看到我挖坑长篇,请毫、不、留、情、打、死、我。另外如果挺喜欢我删了的一些文的话,请扣扣我。私聊我扣。

武华了解一下?emm武当大哥还换了身衣服。说实话华山真的好受。

旁边那个狗链子bushi是一个企图破坏我跟华山小姐姐壁咚的男暗香干的。

噗咳咳咳突然记起来手机里截图。

p1-3我受到了来自一个声音好听的小哥哥跟他的好基友的一万点伤害。
p4队友把毒边往前摸的时候一棵树后面躲着三个,有两个之前也躲在这个树后面被那三个人打死了。然后,队友把这三个打死了,五个包。
p5-6论队友开摩托带我上天???关键我们上天入地,卡了天上还卡了地下,地下的没来得及截图,我不知道他卡还是我卡。贼鸡儿恐怖。

群宣占tag致歉。 欢迎加入农药婚介所,群号码:679149994。
开放匿名搞事情,单身白起白将军表示想找个陛下。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/头衔为阿亮痴汉的小凤雏/表示想说的看头衔。同样单身的小街霸也表示看不惯那群秀恩爱的我也要找。
什么cp都随意,开心就好。平日里偏水,具体详见公告。

ummmm今天刚钻四,炒鸡开心,顺便看了眼我貂蝉的排名ww

【瑜亮/亮瑜】假的文风(诈尸更新)

◎微香乔慎点!微量!
阳光洒在亭中的石桌上,周瑜轻抿一口茶,脸色不自然的看向池中,“婉儿……你的新扇子,挺好看的。”
小乔甜甜一笑,眨眨眼,“周瑜大人若觉得好看,婉儿也可赠与大人一把。”
心中微微一动,面上挂着微笑,“婉儿愿割爱,公瑾自然也是愿收的。”
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望向周瑜,掩嘴轻笑,“不知……周瑜大人要婉儿的扇子有何用途?”
果然……乔婉也不是无故给我扇子的……
“公瑾自小就喜欢收集各类扇子,为此才冒昧……”心里慌乱之下随口编了句,想着会不会太过牵强了。
小乔将扇子收好,放在桌面上,微微福身,“周瑜大人喜欢便拿去吧。婉儿先告退了。”
周瑜点头示意,目送着小乔的身影远去。
拿起桌上的扇子,打道回府。假山后迅速略过一抹蓝色身影。
周府。
“喂,婉妹的扇子要到没?”刚跨进门,周瑜就看见孙尚香大大咧咧的伸手要扇子,无奈叹了口气,把扇子递给孙尚香。
“果然还是你靠谱些,谢啦。嗯……乔妹的扇子都这么可爱!这么香!”话音刚落,孙尚香的身影便消失在原地。
周瑜揉了揉眉心,着实有些累了,回了卧房去休息。
嗯……?好像恍惚间看见门开了……不管了,睡觉要紧……
这一觉睡到黄昏,多躺了一会儿感觉清醒多了就起身下床,“嗯?这是谁的扇子?”
一把宝蓝色的羽扇好好的端放在茶桌上,暮光映在上面发出微微刺目的光。
这羽扇……多半是孔明的,怎么放在我这儿了,还是给他送过去吧。
“叩叩——”周瑜敲了两下门,“孔明在么?公瑾有事……”
话未说完,门吱呀一声开了。
“公瑾找孔明何事?”温润如玉的声音,嘴角一如既往的上扬。周瑜摇了两下手中的羽扇,“你的羽扇。”
诸葛亮笑意更深,“公瑾可是说,自小便喜欢收集扇子的,怎么,孔明的扇子,是不符公瑾的心意么?”
这句话惊得周瑜有些愣,“孔明是如何得知的……”
颇为小得意的一哼,“今天孔明帮自己算命算出来的。”
在周瑜发懵的眼神中凑近他,“帮自己……算喜欢的人喜欢什么。”
◎就这样吧,文风可能又变了,小小说明一下,如果是喜欢的人的话会唤字而并非唤全名。所以我的设定是周瑜和小乔仅仅是朋友。而香香是喜欢乔妹的。
◎吃瑜亮还是亮瑜随意,我是答应别人写的,自己不吃这对w

【信白】渣文笔段子 小甜饼

◎白龙吟韩信×千年之狐李白

“狐狸,你又喝酒了?”韩信一凑近李白就闻到一股酒香,无奈的捧着他因喝酒而有些泛红的脸,“别喝了,我们回家。”
想到晚上回去的场面,韩信一本正经地跟李白说:“以后不准喝酒了,收拾很麻烦的。”
两人在一起已经两年有余,矛盾自然也是有的,昨天两人还因为韩信不准李白喝酒吵了一架,现在……
“你能不能别老管着我?”不耐烦的甩开韩信的手,“很烦诶。”
韩信愣了一下,想到眼前的人已经喝醉了,满口胡言,不理会他说的,扶着人准备上车。
“松开。”声音微冷,李白将手抽出,环臂靠在一旁的树上,“最近我们矛盾那么多,就暂时不要见面了,都先冷静冷静。谁先找谁,谁就是小狗!”
韩信苦涩一笑,满目柔情不化,只是叹气道,“狐狸你想玩,就玩好了。”
夜风的凉,似乎入了心。
第二天。
“……”
“……”
“……我TM昨晚都说了些什么!”李白一脸崩溃的把自己蒙在被子里,“完了完了完了……他那么记仇会不会真的不来找我了……”
拿过一旁的手机,李白点开QQ,看着平时一直亮着的头像今天却意外的没有亮起,“完了他真的生气了……我要不要去找他先道歉?不行!昨天我都说了谁先找谁是小狗我去了就……不行不行我才不去!我就看看他什么时候来找我!”
12:00
“……”漫不经心的刷新着韩信的空间。
14:00
手指点开联系人,看了良久第一位“爱”,又关掉。
15:00
迅速穿好衣服,冲出家门,直奔韩信家。
“叮——”门铃声响起,韩信放下手中的书,起身去开门,还没看清,怀中便多了个人,“对不起我昨天不是故意的……”
韩信摸了摸李白柔软的头发,“你不是说,谁先找,谁是小狗么?”
李白抬头看着韩信,在韩信满眼笑意中吻上他的唇,“哼……狐狸是犬科动物不知道么?”

◎啊,感觉我高产似那个啥
◎我决定,这一星期暂时不更了,因为我一天发了两篇文有没有高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