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次看到我挖坑长篇,请毫、不、留、情、打、死、我。另外如果挺喜欢我删了的一些文的话,请扣扣我。私聊我扣。

【吕云】学弟快到碗里来(1)

▪主吕云,微信白,狄芳等
▪人物设定可能稍崩,见谅
当吕布醒来的时候,他整个人是凌乱的——虎口似乎被狠咬了一口,钻心的疼,被子床单也半散落在地。
吕布从床上坐起,眼尖的看见桌上摆着一张纸,一旁还压着一百块钱,起身走近一看,纸上有几行匆忙清秀的字:
一百元是医药费,我属于正当防卫责任在于你,拿钱就不要找我麻烦了。
吕布抽了抽嘴角,这丫的拽成这样谁治的了他!
不过细想,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,脑中对于昨晚的记忆零碎模糊,勉强捋清思绪,终于明白了来龙去脉……
昨晚是吕布舅舅的儿子的表姐貂蝉的生日,简单的说,就是他同学貂蝉的生日,作为同学也应该去捧个场,当然了,去的肯定不止吕布,还有韩信,李白,扁鹊和李元芳,狄仁杰有事没来,以及外人口中他吕布的情敌赵云。
情敌见面分外眼红,这是句俗话,于是一干人都等着看戏,可这两位都只是默默喝酒,连眼神交汇都没有,李白按耐不住,坐到赵云身旁,问道:“那是和你抢貂蝉的男人诶,你情敌诶。你就没啥表示?”
赵云看了一眼他,“表示?”说完又是一杯酒下肚,赵云白皙的脸上泛起红晕,恐是有些醉了。
站起身摇摇晃晃的走到吕布面前,一巴掌拍在他肩上,“在下赵子龙,不知阁下名讳……”
“吕奉先。”吕布轻晃几下酒杯,一饮而尽。
李白扶额,谁让你这个表示啊喂!让你见情敌不是交兄弟!
众人等了半天也没什么动静,也各自找事情去做了。李白看了眼又灌了自己一瓶酒的赵云,对吕布说:“兄弟麻烦你送赵云回去了,我还有事,抽不开身。”吕布点了点头。
看到李白的身影远去,吕布扶起靠在他身上的赵云,想起貂蝉给每人都订了一间房,从口袋里拿出房卡,来到507,把人放到床上之后正要离开,赵云拿着酒瓶放在吕布手上,“喝!”
吕布有些无奈,“不喝了,酒伤身……”赵云不满的嘟囔道:“叫你喝就喝,哪那么多废话!你不喝我喝!”说着又要灌自己,吕布一把夺过,赵云扑了上去手使劲够着酒瓶。
两人挨的极近,呼吸喷洒在对方的面颊上,吕布脑中一阵犯晕……
然后好像发生了不可描述的事情?
与此同时,302宿舍里。
赵云揉着腰扶着墙走进宿舍,刚刚坐上软和的被褥,赵云轻皱双眉,一夜劳累加上清早的奔波不禁使他沉沉欲睡,眼前一黑,倒在了床上。
“赵云……”赵云醒来就看见李白坐在一旁,眼神复杂的看着他。
“怎么了?”稍稍一动,身上的不适感让赵云老老实实的躺在那儿。“你……昨晚没回来?”
“我……我昨晚回来了……”赵云有些心虚,眼神飘忽到一旁。
李白勾唇一笑,目光落到他的脖颈上,“那你脖子上的,怎么回事?”
几乎是下意识的,赵云捂住了自己的脖子,思维跟上动作的时候,不知是该放下还是不放下。
“唉,赵云啊赵云,你说说你,校草一般的人物,女生心中的男神,让一个长的没你帅的男人给上了!”李白恨铁不成钢的叹了口气。
“……但你不还是让韩信上了。”赵云挑眉。
“那、那是我让着他的!才不是你想的那样!我才是攻!”
赵云拿出放在被窝的手机,“很好我录音下来了,今天给韩信听听。那估计我三天看不见你了。”
去你娘的全都是套路!
“行行行,哥我错了把录音删了。”
“答应我个条件。”
“什么条件你说。”
“别把这事说出去。”
“什么……”李白顿了顿,看到赵云用手遮住微红的脸颊,明白了“这事”,调笑道:“原来是那事啊,放心我不会说的,可以删了吧?”
赵云将手机丢在一旁,闭上眼,“骗你的,没录。”
李白气的双手发颤,“你你你……我记住了!”
说完,李白离开了宿舍。

评论

热度(48)